秋那个秋

【全联盟/主伞修】匪石(1)

特种兵paro


私设众多,ooc严重


高三狗,尽量周更


以上

————————


“录像像素挺高啊,孙哲平不愧土豪,”特别行动小组在兴欣集合完毕,在出发行动前进行着最后阶段的战略会议,“把摄像头装在订婚戒指里,也亏他俩想得出来,什么恶趣味,张佳乐戴着也不嫌弃……”

“少天。”喻文州打断了黄少天的喋喋不休,示意他安静看录像。

“话说,张佳乐真的看不见了吗?”没过一会儿,黄少天又忍不住开了口,录像已经播完,所有人听到这话都陷入了一阵沉默。喻文州微微向他点了点头,算是对他的回答。黄少天难得的安静了半响才说话,“……可惜,我们失去了一个有力的狙击手。”

“他们欠我们的账,几辈子都还不清。”叶修推开会议室的门走了进来,懒散的坐在他的位置上,坐没坐形,随便的很,“哎,我说你们也别伤春悲秋啦,”他看着会议室里略带伤感的气压,想要缓解一下氛围,“二乐乐的任务完成的很好,现在指不准在哪里进行生命大和谐呢,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耽误不起。来,心脏杰,开始你的地图分析。”

在座的皆是久经战场的精英,很快便整理好情绪重新投入状态开始进行战略分析,规划行动部署。他们开展跟踪的这个“归途”计划已耗时三年之久,终于将所有的蛛丝马迹连接起来形成了一张巨网。眼见一切真相即将破土而出,所有人的神经都时刻紧绷着,不敢出丝毫差错。

他们背负的太多,他们输不起。

张新杰的地图分析会议结束时已到黄昏时分,叶修让大家先去休息,自己打算去走廊里抽根烟。他前脚刚踏出会议室,后脚张新杰就跟了出来。

“叶神。”他们还是习惯这样称呼他,纵使那个属于他的“一叶之秋”的传奇已尘封了很长时间。他叼着烟转过身,挑挑眉询问张新杰什么事。

“叶神,还做噩梦吗?”

“做啊。”叶修取掉嘴里的烟,面对来自霸图“老朋友”的关心,还是多少尊重点的好,“必须得做啊。”他把玩着夹在指间的烟卷,用一副轻松地姿态询问张新杰,“这是你的问候?还是老韩的?”

然而他没法骗过这个曾亲眼目睹过事情经过的“牧师”,毕竟“一叶之秋”的陨落对于霸图可是一件大事。张新杰看着他在不断地抖着那截没有点着的烟,推了推眼镜,“出发前队长让我问的,”他顿了顿,补充道,“来自霸图人的问候。”

“哈不错!霸图人果然心胸宽广!”叶修又恢复了他的嘲讽本色,尤其面对霸图人的时候毫不嘴软,“【君莫笑】有生之年能收到来自霸图的关心,真是可喜可贺……”

“叶神,”张新杰打断了他,“我们一致认为,你需要把心事跟我们说出来——我们现在不是敌人,不,我们从未是敌人。”他看着叶修一点一点将嘲讽的笑容收了起来,祭出了杀手锏,“况且,你的命不再是你一个人的,你现在还有念念。”

听到“念念”,叶修的表情变得复杂了起来,神情温柔下来,却杂糅着几分痛苦的歉意。他叹了口气,“……我知道,我总会告诉你们的……”他抬起头直视着张新杰,“这是我的答复,你就这样告诉老韩吧。”说完,也不再理会张新杰是否还会追问什么,挥挥手扭头离去。

张新杰也料得如此,盯了一会儿他的背影,便返回了会议室。

“喂喂,张新杰你是不是故意的啊?追出去连门都没关,是不是料定我们会偷听啊?”

“反正你一定会听,你和张佳乐一向是最八卦的两个。”张新杰面无表情的戳穿了黄少天,一旁的喻文州十分配合的点头表示认同,无视了黄少天强烈的抗议。

“他还是不愿意把噩梦的内容讲出来吗?”从头到尾一直沉默着的军医开了口。

“我想,应该有什么难言之隐……”张新杰对着王杰希摇摇头,又看向苏沐橙,“这一点,苏小姐应该很清楚。”

女孩子的眼泪很珍贵,也很难忘。霸图人在忘不了“一叶之秋”出事的那一天的同时,也忘不了那一日蜷缩在叶修怀里悲痛欲绝的苏沐橙。

那时的她单纯如稚鸟,暂时还没有背负太多的责任与担当。但那一场痛哭所包含的,是她所崩塌了的一片天。

苏沐橙的手不住地摩挲在杯沿上,指节因为太过用力而发白,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她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张口说道,

“我见过,他忘不了噩梦的样子。”

“……那天果果让我叫他吃饭,我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他,最后只剩下机房这一处……”

“机房里很黑,只有最里面那台背对着大门的电脑亮着,亮度很低。因为实在是太安静了,虽然他已经压抑到极致,但那喘息声还是听得分明……”

“他真的不是在看小黄片嘛……唔!”孙翔的十分没营养的话一出口就被周泽楷反手拍了回去,江波涛盯着他在思考要不要出任务的时候把这货的伞包都扔了让他自生自灭好了。

苏沐橙垂下眼睫,没有理会这段插曲。她沉浸在那一日的回忆里,眼前看到的不是捧在手上的杯子,而是那个独自在黑暗里回顾噩梦的叶修。

“他在哭。”

那极度克制的喘息是发不出声的呜咽,那种痛苦已经渗透了他的骨血,如蔓如枝将他缠绕包裹起来,整个空气都是苦涩的腥味儿。

叶修不是被噩梦缠住了,而是他把噩梦束缚在了自己身边,不允许它离开。

“我再去的时候,他已经在电脑前睡着了。肩上缝合好的伤口崩开了,是他自己扯开的。”苏沐橙这番故事讲述的很慢,一开始冒着热气的水到现在已经凉了下来。冷却的水蒸汽凝结成一个个浑圆的水珠,顺着杯壁滑下来,砸在地板上溅出一滴水渍,仿佛是为了谁哀悼而落下的眼泪。

“他在强迫自己用疼痛来记住这场噩梦。”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明白了叶修那一句“必须得做”包含了什么,也明白了【君莫笑】全程负责“归途”的意义。

苏沐橙说,

“那一天我才明白,他对我允下的那个承诺,不仅仅是一个承诺,更是一个对他自己的诅咒。”

有的时候,时间并不会磨平一个人的伤口。它像是一把残忍的刻刀,一刀一刀的雕刻下去,将那伤口破坏的血肉模糊,再也无法愈合。

“……不管怎么样,我一直选择相信他,不论他是【君莫笑】还是【一叶之秋】。”喻文州作为组长作了最后的总结,“‘归途’计划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既然大家都认为【君莫笑】疯了,那就当我们也疯了好了。”他看了看在座的所有人,挂起他招牌的微笑,“不是么?”

“……希望你们不要增加我的工作量。”王杰希一本正经的开了个玩笑。既是一个玩笑,也是一个美好的希冀。

“我会尽我最大所能,将风险降到最低。”张新杰环视一周说道,“‘归途’计划上压着的是四十七名同胞的生命和全国人名的希望,我想我们——”

他深吸了一口气。

“置之死地而后生。”

所有人,异口同声。

苏沐橙长舒了一口气,将杯子放在桌上。

大家不仅是战友,更是家人。

也许真的只有“归途”收网之后,叶修的噩梦才能灰飞烟灭吧。

 

锈迹斑驳的日光洒在走廊里,落到山头另一侧的夕阳给叶修镀上一层橙红的光。云飘得有些低,光徘徊在它们上方像是淡红色的砂布上绣着整齐的墨块。

山雨欲来风满楼。

叶修望着没于群岚后的夕阳,等着夹在指间的烟卷燃尽。他深吸了最后一口,然后把它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这是他扔进去的第23根烟头,零零散散地垒起来已经聚成了一个小堆。他这次抽的很凶,大有要把后半辈子的烟一次性抽完的架势。

要是被叶秋知道了,定会指着他的鼻子骂他不惜命。

不惜就不惜吧。他想。

一路走到这一步,想想之前所经历的一切,叶修莫名的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得知苏沐秋死讯的事仿佛发生在昨天,面向凄惨的苏氏亡魂出现在叶修不愿忘却的噩梦里,陪伴他度过一千多个日日夜夜。

他也曾与苏沐秋在一起焦虑的憧憬过未来,但意外总是比未来先到一步。现在的叶修活得既不是为了当下也不是为了将来。【君莫笑】带着他的团队不顾命的一步一步接近“归途”罪恶的真相,义无反顾。他将自己的身心全部投入进去,活得似乎永远都不会死,又像死得从来没活过。

“人都是有贪念的,苏大大。”叶修临走前最后望了一眼做着最后挣扎的残阳,心里默念道。

生命中的两大神秘,贪念与厌倦,即达即成即毕,一切不幸的根源皆来于此,若要超脱,除非死,或者像死一样的活着。

“我这辈子都在贪恋你身上阳光的味道。”残阳在叶修的注视下终于没于群山之后,换来了夜幕的降临,“在死之前,还是让我再贪一会儿吧。”

我愿你夜夜入我梦来,哪怕是噩梦,我也甘之如饴。

问余何适,廓而忘言。只求得梦中花枝春满,天心月圆。


【全联盟/主伞修】匪石(序)

特种兵paro

写了那么多脑洞记梗我终于写好了第一篇正文,第一次为了我所热爱的他们写文章,不足之处太多请多多指教,ooc可能严重阅读请慎入,高三狗大概会周更

以上

————————

【匪石】(序)

 

德国  慕尼黑  8:20PM Hirschgarten酒吧

 

晚上的这个时间,酒吧内的氛围上升到了沸点,音乐声如鼓噪耳,裸体酒吧女郎穿梭于人际之中,人们肆无忌惮的喧闹喧嚣,毫无顾忌的进行着自己的夜生活。然而掩藏在纸醉金迷下的,是黑暗的无声涌动。

地位显赫不凡的地头蛇被安排在了普通客人所看不到的角落,静候着一场沾满鲜血的交易的到来。他将他苍老的面容有一半隐藏在黑暗中,指尖夹着的雪茄任性地燃烧着,升起的白烟萦绕在周身,庄严肃穆的宛如教堂里天主教教皇的雕像。于是他也真的像古欧洲的大主教一样,双手沾满了罪恶的鲜血。

与这黑暗的一角相对着的是亮如白昼的吧台,各式的玻璃杯在灯光的投射下流光溢彩。吧台內只有一位调酒师站在那里,直面着这个角落,却依然若无其事的擦拭着玻璃杯,一遍又一遍,仿佛身处另一个世界。不光是这个方向,还有热情的舞池,直面着面前男女们开放的纠缠在意的肢体,他都没有显露出过过于兴奋的表情,仿佛外界的世界对他而言还不如手上的一个玻璃杯得以让他感兴趣。

事实是,不是调酒师有多么正人君子清心寡欲,而是根本而言,他是个瞎子。眼前无论是极乐世界还是不得见人的地下交易,在他眼里都是黑漆漆的混沌一片——这当然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他身处这个极度危险的位置却仍然安然无恙罢。

调酒师并不是天生的瞎子,他有着一副好皮相——一副亚洲人的面孔,酒红色的半长发在脑后扎了一个俏皮的揪儿——混在一群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之间,少了那种雕刻般的硬朗,多了几分东方人特有的柔和。他擦拭玻璃杯时面无表情,却当调酒壶在莹白指尖舞动时会变成个性张扬眉飞色舞的少年。常常让人不禁想象若是亚洲人那黑曜石一般的闪烁的眼眸替换了那双空洞无神的双眼时,又会是一个怎样夺目的人。

调酒师的故事在这个酒吧里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传奇。一个异国的青年人是怎样流落到慕尼黑的这条街道上没有人会得知,也许确是这个年轻人过于迫切的要得到一份可以让自己充饥取暖足以生活下去的工作,才会选择同意老板药瞎双目的条件站在这个位置,成为一名特殊的“调酒师”。

故事越是扑朔迷离,身份越是神秘,自然会有越多的人对你感兴趣。

调酒师在这里站了近两年的时间,酒吧里的群客像麦田里的麦子一样换了一茬又一茬,总是有不乏冲着他来的。调情也好,攀谈也罢,就算你不嫌弃他是个瞎子,也至今没有人成功地成为上帝垂幸的幸运儿。若是有共同语言了,谈到兴浓之处他也许会认你一个朋友,开着朋友之间的玩笑送你一杯酒;若是想调情,最后只会无疾而终;若是想跟他上床,那在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付出的那一刻,就该为自己念声“阿门,愿安息”了。

即便如此,这个“传奇”依然吸引着无数络绎不绝的“飞蛾”向这团火扑去。

酒吧里的人们见怪不怪的看着有一位客人径直朝着吧台走去,在调酒师面前悄无声息的坐了下来。

许是失去了视力,其他的感官就变得敏感起来。他在那一位站在吧台前的那一刻就意识到了他的存在。意外的没有等到像往常一样的主动攀谈,调酒师挑了挑眉,停下手中擦拭的动作,摸向一边的调酒壶。

“您要喝点什么?菜单上有的您可以随便点,没有的我可以试一试。友情提示,想调情聊天请主动给小费,想上床请滚蛋,不然您十秒钟后就得横着出去了。”(德语)

那位客人迟迟没有说话,眼神中带着点心疼和无奈,没想到被这独特的开场白反噎了一口,他有些好笑的开口,却非外语,而是流利的中国普通话,

“想上床,但不想横着出去。看在同胞的份儿上,赏个脸吗?”

调酒师的身子微不可察的颤了一下,他放下调酒壶,双手托着脸趴在吧台上。那双空洞的眼冲着音源的方向瞪的大了些,神情天真烂漫地如同尚未涉世的稚儿,“先生,我只调酒,不卖身,同胞也没有优惠的。”

客人伸出手,温柔的将他散乱下来的几缕发丝替他别到耳后,“那好吧,给我来一杯酒如何?”

“这么晚喝酒对身体不好,我请你喝别的。”不一会儿,他将一杯粉红的气泡水放在他的面前,“试试?为你而制。”

“好喝,有名字吗?”

“你猜?”他眯眼笑了起来,笑容不减当年,却又仿佛沉淀了岁月。年岁的花絮携着缕缕温情拂过他的心头,恍若面前那杯粉红色的气泡水。

“唔……我想想……”客人假装思考了片刻,“你做出的这么好喝的饮料,不如就叫它‘双花’如何?”

调酒师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双花哪里够,要百花才够好。”他将那杯饮料往前推了推,“它叫‘繁花血景’。”

多年后的再次重逢没有漫天繁华的浪漫,没有潇潇絮雨的伤感,没有飒飒秋风的撩人,唯有始终如一的淡淡情愫倾泻于身畔。如梦,似幻;如风,似梦。一如多年前的某个夏夜突然降临的雷鸣,枪响,再见繁花血景。

“先生,您怎么不说话?”

“我在欣赏你,亲爱的。”

调酒师怔在那个甜蜜的称呼里,随即感到有人温柔的将他的手托起,无名指上套上了一个带着暖暖体温的金属环——“从我第一眼见你起,我就觉得,你长得真像我的未婚夫。”

调酒师的手缓缓回握了过去,指节屈起——

纯洁的钻石闪烁着幸福的光辉,记录下了黑暗的一切。

 

中国山东  青岛  02:30AM 霸图陆军侦察作战指挥部

 

【石不转】张佳乐收集到的情报整理完毕,地图分析工作已结束,确认无误,可以出发,完毕。

 

【君莫笑】收到确认,开始出发。

 

【大漠孤烟】新杰,一切小心。

 

【石不转】收到,队长。

 

【石不转】队长请放心,我们……一如既往。

 

中国首都  北京  02:45AM 微草军区总医院

 

【王不留行】药剂调试试验完毕,准备完成,完毕。

 

【君莫笑】收到确认,开始出发。

 

 

中国广东  广州  02:55AM 蓝雨海军陆战队

 

【索克萨尔】蓝雨行动准备完毕,无误已确认,完毕。

 

【君莫笑】收到确认,蓝雨战队行动开始。

 

中国上海  03:00AM 轮回空军航空作战部队

 

【一枪穿云】准备完毕。

 

【君莫笑】收到确认,轮回战队开始出发。

 

中国首都  北京  03:05AM 兴欣中央指挥部

 

【君莫笑】关掉通讯器,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北京的夜景。沉默半响,终于像是记起什么似的,点燃一支烟。

 

他凝视着外界的一片漆黑,玻璃上映出他自己的脸,又仿佛是另一个人的脸。

 

“该结束了。噩梦。”

 

“为了国家,为了那些冤魂。”

 

“为了你,沐秋。”

 

“……一切,到了算总账的时候了。”

睡不醒的河葭_Cristal:

帮朋友挂一个抄袭

在之前,我遇见过一个朋友被抄袭文的,那一次的抄袭还只是抄袭,不像现在,毫无对比的意义,根本是盗文,但却得到了重视。那一次在贴吧,有吧中管理对此重视。这一次,却因为太太的圈小而得不到重视。
在太太发现文被抄袭后,欲与其进行沟通,可是当说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就不再回复消息。现在太太依旧在努力与其得到交流。
抄袭这总事情,必须在遏制方面有作为,不论文的热度,文的文笔,还是文能不能够让大家喜欢,但只要是原创,必定是有太太的一份心。从梗到大纲,再到那一篇篇,有的要码很久,有的再三修改,甚至有人因手机版本不会排版,特意用电脑端,等等。每一份的原创,都应该得要尊重。
自己的心血被抢走,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是不好受的。
希望大家能看到,能知道,能重视一下。

原创太太 @霜久成茶

谢谢你的阅读。

【全职/多cp】匪石(脑洞片段2)(试阅)

昨天的更新挂掉了……

老福特说我有敏感词……

我再试试……

https://m.weibo.cn/5616207595/4144247822699658

记一个脑洞人设……我保证有时间就会写

特种兵paro

不是什么正经的特种兵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我自己在写啥…………算是个脑洞…………求各位读者老爷轻拍…………

特种兵paro

*兴欣中心指挥部

叶修:首席指挥官

苏沐橙:副指挥官

魏琛,方锐:战役部署

乔一帆:沙盘演示

罗辑:地图规划

莫凡:技术员

包荣兴,唐柔:接线播报员

陈果,安文逸:物资储备

*蓝雨海军突击队

喻文州:队长(QSB91式匕首枪)

黄少天:副队(QSW06式5.8毫米微声手枪)

卢瀚文:黄少天徒弟(QSW06式5.8毫米微声手枪)

徐景熙:侦察兵(MP9系列军用反恐狙击弩)

宋晓:侦察兵(QSW06式5.8毫米微声手枪)

郑轩:狙击手(AMR–2型12.7毫米口径狙击步枪)

*霸图陆军侦查作战大队

待补*

*微草军区总院
(军医们)

*轮回空军航空作战部队

周泽楷:强击航空兵

江波涛:运输航空兵

孙翔:高射炮兵

杜明:歼击航空兵

方明华:侦察航空兵

*虚空

敌后潜伏

李轩(逢山鬼泣)

吴羽策(鬼刻)

PS.当然这些还没有完……作者脑洞不够用了……写出来可能ooc极为严重……脑洞片段我会尽快赶出来,打的tag是一定有的,这里作为一个脑洞人设寄存处占tag致歉,还有霸图微草的职位没有定下来有没有哪个小天使愿意帮帮我这里土下座表示感谢……

有一天会去见你的